Minimally Invasive Experience

  • linkedin

报道

技术高德平台、“Trinias”扬帆起航 —上海中山医院—

2019 年4 月高德平台Trinias 血管造影系统正式入驻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投入使用。作为中国PCI 发展的先驱者与领导者,中山医院年PCI 数达8000 余例。Trinias 是该院引进的第一台高德平台造影系统。Trinias 有何特点与魅力。为了一探究竟,我们采访了上海中山医院心内科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葛均波院士。让葛院士为我们揭开谜底。

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中国科学院院士 心内科教授 葛均波

中国科学院院士 心内科教授 葛均波

Q1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内科的历史

A1
中山医院是于1937年由孙中山先生的儿子孙科当时发起募捐建立的第一所国立医院。1948年由当时中国老一批心血管奠基人一起发起成立了心内科。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陶寿淇教授。陶老在1948年建立了中山医院的内科的心内科学组,也就是心内科的前身。到了1958年成立了上海市胸病研究所(于1963年改称为上海心血管病研究所),除了心血管疾病的预防、诊断、治疗以外,还致力于心脏内科、心脏外科以及一些流行病学的相关研究。
心内科起初床位非常少。1999年我刚回国的时候中山医院心内科的床位只有80余张床位,心外科有40余张床位。主要是因为当时冠心病发病相对比较少的关系,相对的像高血压,心肌炎等一些疾病较多。改革开放以后,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改善,以冠心病为主的疾病成了主流。从起初我们需要与和放射科合用一个导管室,如今发展成拥有独立的九个心内科专用导管室。PCI病例数也从原来的年80余例,到现在每年有8000多例。目前心内科的床位是320余张。心外科床位是150余张。另外还有29张的CCU监护室以及41张的ICU。我认为这种高速发展主要是由于两点,一个是顺应学科发展的需要,另一个是我国冠心病发病率爆发式的增加。

Q2 为何选择高德平台的 Trinias

A2
很早之前DSA还是影像增强器时代的时候,我就对高德平台有所了解。很遗憾那时我院并没有安装高德平台的设备。到了如今进入平板时代,我在一些国际会议上经常看到的高德平台的平板DSA的身影我的感觉它设计非常小巧,呈现的图像质量好,放射剂量很低非常满足我们目前中国的心内治疗需求。
这里需要特别强调的是由于国内病例的急剧增加,我院非常在意剂量的大小。我院葛雷教授曾发表过一篇文章讨论了使用7.5帧和15帧治疗复杂病变的情况。一般造影检查或简单病例的话由于操作时间短,使用15帧没有太大影响,但在做CTO这类复杂病变的时候,可能需要花费4、5个小时,考虑到对术者和病人的损害7.5帧和15帧的差别就非常大。我们经常看到病人在短期内接受多次介入治疗后,背部会出现放射性灼伤,而且这个灼伤不会愈合的,一定要去皮植皮。同时也伴随肿瘤的发病率增加。所以为了减少患者的身体侵害,我们现在做CTO时积极地使用7.5帧模式。但通常低帧率模式带来的负面影响就是画质的降低,以及球囊、导丝等器械会产生伪影。对于长时间的手术而言,术者人眼看上去会感觉画质模糊比较粗糙伪影也会带来很大的视觉疲劳。得益于高德平台最新的图像处理技术,Trinias在7.5帧模式下的表现依旧非常出色保持着高画质的同时去除了器械的伪影。使术者看得清晰从而取得更好的手术结果。此外经过比较我发现Trinias的剂量控制处于业界顶尖水平,在面对各种临床病症时其放射剂量均是比较低的。这一点非常优秀。既保证了图像的清晰度,又最大限度地减少了射线剂量保护患者的同时也保护了术者本身。这也是我选择Trinias的主要理由之一。

CTO 逆向清晰显示器械

CTO 逆向清晰显示器械

CTO 逆向造影

CTO 逆向造影

清晰显示各类器械

清晰显示各类器械

观察细小血管

观察细小血管

Q3 Trinias有哪些应用功能吸引您?

A3
我个人认为Trinias是一台非常好的设备。首先它图像质量高,其次放射剂量小,第三它有独特的功能,例如SCORE StentView支架精显技术。众所周知放支架的时候,为了确认支架定位,需要将支架的近端与远端呈现得要非常精确。有时在普通透视模式下并不能很好的呈现。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用SCORE StentView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支架的位置。另外还有一点非常重要,支架植入以后,我们需要确认支架是否完全打开这关乎到治疗效果。有的时候钙化很重,造影时乍看上去不错其实支架并没有完全张开。SCORE StentView就能为我们提供一个好的辅助手段,从而得到好的治疗效果,这对患者的预后也是一个很好的帮助。

Overlap 确认

Overlap 确认

支架扩张效果确认

支架扩张效果确认

Q4 高德平台是一家日本企业,日本是PCI治疗的先驱国拥有丰富的经验,您觉得有哪里值得我们学习的呢?

A4
中山医院近几年积极地与日本进行紧密的学术交流。我们发现日本专家对手术精益求精,就像做日本产品一样追求“perfect”。在国内有一些地方的医生,支架放好就万事大吉,并没有过多的思考。但日本的一些同道,把介入做到极致。我觉得我们国内年轻医生的成长过程中需要去学习这种精神,这一点上学术交流就显得非常重要了。我最近跟Dr.Muramatsu村松俊哉教授以及日本TMT协会合作举办了CTO基础培训课程。我们希望通过这个项目课程来教导年轻一代的医生怎么把手术做成极致,做到最好。当时我本人以及Dr.Muramatsu也做了手术演示从手法到个人理念,甚至到图像分析都一一进行了讲解。刚才提到高德平台的Trinias系统有SCORE StentView这个应用功能,它能实时地提供当下的支架动态图像。我个人认为,这正是未来我们的医生把支架放到极致的一个辅助手段。你可以实时地对病变及支架位置做出判断。最主要的一点,有时乍看上去支架打开了,但并不知道钙化对扩张的影响,是否还有些地方贴壁不充分。通过SCORE StentView就可以观测到支架是否充分扩张。换而言之SCORE StentView可以帮助我们实时地做一个完美的支架,对结果起到辅助作用。

Q5 最后作为前辈,请您对年轻医生说两句吧

A5
随着介入的发展,中国PCI病例数已从1998年的5000例,攀升到了2018年的925600例。我相信2019年该数字毫无疑问会超过100万例,一举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介入大国。为了应对病患的增加,我们需要越来越多的年轻医生掌握PCI治疗技术。不仅是大城市的三甲医院,随着器械、技术的改进,在一些好的县医院我们也建议做介入治疗。掌握扎实的基本功、对新技术、新器械保持学习精神。
我觉得这些年,我们的邻国日本在新老交替上做的非常不错,从原来日本的四大天王铃木孝彦教授、加藤修教授、光藤和明以及已故的玉井秀男教授到现在的土金悦夫教授、落合正彦教授、村松俊哉教授、朝仓靖教授、山根正久教授等等,他们都来积极地推进学术交流,中日两国医生之间关系是非常好的,大家互相学习互相探讨。把自己的技巧分享给大家。
所以我想对年轻人说的是第一,要全面扎实地掌握介入的基础知识。第二要挑战一些原来觉得复杂,高难度的病例,为病人提供更好的治疗。我国病人太多了,我们需要更多的年轻医生掌握更高阶的技术,尤其是CTO技术。当然医疗发展也离不开设备、耗材的不断更新不断发展,而当下高德平台的Trinias是非常值得推荐的。